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经济 >
0 Comments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发布于:2016-09-14  |   作者:http://www.zxjsq.net  |   已聚集:人围观

  创新是必须要的,创新是高度不确定的,是一个试错的过程,而非规划出来的。


  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改革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发表演讲。本文根据演讲实录整理。


  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几点想法。第一,不要泛化,还是要聚焦要素市场改革。前段时间有人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减税,这个问题还是需要讨论的,中国在有些方面企业负担比较重,可以减税,但坦率地说,目前中国经济处在下行期,特别是我们的一些下行压力比较大的地方,财政压力比较大,减税空间有限。减税本身是一个宏观政策的问题,并不是微观基础的问题。


  现在流行一个说法,中国供给不能适应结构需求的变化,说到底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一个产品或者说是一个创新产品的问题,但背后根本原因是能否降低成本激发创新活力,要素生产要放宽准入、优化组合,特别要消除对要素的各种各样的扭曲,最后全面提升要素生产力,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的问题,还是要聚焦。


  第二,要素市场到底改什么?这个也是比较清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里面讲的大部分改革属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中全会的文件已经发布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落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三去一降一补,这些任务不能拖,拖下去没有意义,有些问题过三五年还不解决就是另外的情况了。


  关于聚焦要素市场改革的问题,大概有几个重点。


  第一,市场上仍然存在一些行政性垄断问题,有些方面是比较突出的,比如过去老的基础行业像石油、天然气、电力、电信、铁路,服务业中的医疗、教育、文化等等,这些行业所谓的行政性垄断问题不同程度存在,对要素和生产力的提升影响还是很大的。


  比如电信市场,现在中国电信市场用户超过13亿,这么大的市场就三家电信公司,而且它们的信息是不对称的,所以工信部一直在督促降低资费。要降低整个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成本,中国现在准入受到很大阻力,还是要放宽准入机制,推动实质性的改革。


  第二是土地制度。最近北京、上海、深圳房价飙升,当然有它合理的局面,中国现在进入大都市圈进一步加快发展,各种资源都朝着城市汇集,房价需求是上升的,这是合理的方面。但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些不合理的因素,比如像我们城市的发展战略。城市的发展是有规律的,我觉得现在城市搞规划一定要预估人口数量,如果规划的指标和最后达到的指标差距太大,各种资源都会出现问题,包括土地和公共服务,这实际上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再就是土地政策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讲得很清楚,农村的基础土地无论是建设用地还是宅基地都要动起来,逐步要流转。几年过去,宅基地的流转,据我所知现在试点是在村里进行的,没有真正的流转起来。最近房价飙升,如果农民的宅基地能够和国有土地一样同价同权都流动起来的话,大城市的房价会这么高吗?


  三是创新问题,创新不能规划。现在还有一些政府主管部门还在用过去的思维方式搞创新。创新是高度不确定的,是一个试错的过程,而非规划出来的。要允许各个地方和企业去试,在试的过程中,有些错的我们就挽回,有些对的我们就总结经验,提升推广。而现在所谓的区域创新中心,各种创新要素都涌入他们那里,在这个地方创新最容易发展。所以地方政府要做的事情是怎么让这些要素能够到你这里来,而不是跑走,这里面要解决的问题很多,知识产权的问题,稳定预期的问题,包括整个金融支持的问题。


  四是怎样减少泡沫经济对中国造成的冲击。如果一个城市因为高房价让年轻人觉得在这里生活成本太高,待不下去的话,这个城市是没有未来的,因而这个城市也无法创新了,这些问题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来源:新华网


标签:                   喜欢:收藏